主页 > Z水生活 >威士忌、阅读和音乐,村上春树写出人生滋味:阅乐X叶云平X苏重 >

威士忌、阅读和音乐,村上春树写出人生滋味:阅乐X叶云平X苏重


2020-07-02


威士忌、阅读和音乐,村上春树写出人生滋味:阅乐X叶云平X苏重

什幺样的音乐节奏,能让你听了之后,轻鬆自在地摇摆起来?阅读之余,你最喜欢何种音乐陪伴?如果说,音乐是你最好的朋友,你用什幺方式对待、欣赏他?

本週的阅乐书店就好似个音乐盒,一拉开门就被音符包围,舒服的气氛,让人抛开一整週哀愁,一下子便轻易融入,成为这场音乐盛宴的一份子。

讲题「村上三重奏──小说‧爵士‧威士忌」是「书沙龙」音乐系列讲座的先锋,策展人叶云平强调:「虽然使用的器官不同,感受也有相当的差别,但音乐其实在阅读来说,是一个很重要的媒介;各种音乐都跟文学、文字有共生、互动的关係,紧紧攀附着彼此,许多文学家也会在他们的作品中模仿乐曲结构,甚至是配合乐曲节奏来迸出新火花,日本名作家村上春树就是一个值得探讨的例子。」

也许,大部分的书迷、乐迷早就知晓,村上除了有小说家的称谓,他在品酒和音乐鉴赏上,也是出了名的专业。从身强体壮的25岁开始,村上对酒和音乐的喜爱就崭露无疑,甚至开了爵士酒吧来维持生计。不过,也无需大惊小怪,在1970年代的当年,台湾在民歌、青蛙王子高凌风充斥时,日本早已有一大群的爵士乐爱好者,他们聚集起来聊音乐,享受酒,抛开一切,享受生活;从这个角度来看,日本的确走在台湾前面,这可能也是为什幺,当流有「爵士血液」的村上中年开始全新投入写作时,可以迅速引起许多人的共鸣,让他短时间打响知名度,因为他们早就被训练得很到位。

「但鲜少有人会把村上、音乐和威士忌,同时连结在一起」乐评人苏重说,「但其实村上在这三者上有相当的名气,甚至有一年,索尼(SONY)力邀村上所写的『唱片侧标』还创下了天价。另一次则于1997年,村上在三得利(Suntory)邀请他到苏格兰威士忌圣地艾雷岛(Islay)参观后,写出了作品《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》,从这些紧密关联我们可以看见,他十分依赖音乐跟威士忌,这两者好比村上的密友,能让村上提笔尽情创作。」

对于威士忌跟音乐,村上曾做过一个巧妙的比喻。他说:「以酒来看,当原本酒杯里装的基调,再加入其他东西便能调出不同风味,音乐亦然;不同年的威士忌,就像同一位钢琴家换了搭档的爵士乐。钢琴家Thelonious Monk其中一个版本的〈Misterioso〉之于10年威士忌,就能听出他的青涩、感受到它的强壮和活力。而换了一位萨克斯风手John Coltrane后,〈Misterioso〉的音乐便截然不同,即兴过头,似乎有些出乎意料,但节奏又在情理之中,如同15年的威士忌般,令人惊喜。」而现场播放后,听众便立刻感受两者不同,了解了两位与谈人的描述。

叶云平也说,村上很幸运,得以使用文字当工具谈酒跟音乐,藉助它们将文字玩弄得更自然有自信,读者自然不会困惑,轻易被引导进情境。不过,苏重也补充,文学、音乐跟酒都有个共通点,品尝的人有自己对它们的一道见解,喜恶与否,骗不了人,倘若不对胃,别人怎幺劝服,也不能打动你心;就像透过翻译而得来的音乐跟文学难免有些偏差,毕竟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

最后,他们提到,音乐跟文学之间的转换也很常见,像是爵士萨克斯风手Sonny Rollins的〈开往中国的慢船〉便被村上直接引用曲名,改写成同名作品;同样的,五月天当年也将村上小说《神的孩子都在跳舞》改写成歌曲;事实上,创作者都是很幸运的,他们能以自己擅于的方式来传达给大众,将自己的感动,或用文字或音乐节奏,总之就是想渲染你我。不论是阅读,又或者是音乐,甚至想配上杯酒,创作者们其实就在带你逃离现实生活,到另个地方来的小小旅游。

此刻的你,是否在猜想,没了音乐的村上,会做出怎样的作品呢?或者,没了音乐的文字,到底能有多幺苦涩?我想,那将会是个难以生存下去的世界和社会,幸好我们有村上,幸好我们有音乐,也谢谢酒,丰富了早已够苦的人生滋味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